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必兆

如果仅讨论伦理学,人类对自己驯化的动物是拥有生杀大权的,在保证福利和人道屠宰的前提下,食用驯化动物是正当的。食用驯化动物的肉,与保护动物、保护环境没有直接的关系。吃着猪肉去提高养猪的福利、降低应激和痛苦,无疑是动物保护。如果说要建立肉狗场,只要它能够达到生活福利、屠宰和卫生标准,自然是没有人能阻挠的了的。但问题是,集约化养殖狗很难。上文提到过,在当前社会创造类似于大象产业的犀牛、长颈鹿等旅游产业,可能是人接受不了的,美学、伦理学上接受不了。而人作为社群动物,很难制造某种绝大多数人都抵制的文化。如果绝大部分人不赞成一种文化,它就成不了文化。肉狗,或是非驯化的养殖动物肉和野味,可能有一天会从人类的文化中消失。如果仅讨论伦理学,人类对自己驯化的动物是拥有生杀大权的,在保证福利和人道屠宰的前提下,食用驯化动物是正当的。食用驯化动物的肉,与保护动物、保护环境没有直接的关系。吃着猪肉去提高养猪的福利、降低应激和痛苦,无疑是动物保护。如果说要建立肉狗场,只要它能够达到生活福利、屠宰和卫生标准,自然是没有人能阻挠的了的。但问题是,集约化养殖狗很难。上文提到过,在当前社会创造类似于大象产业的犀牛、长颈鹿等旅游产业,可能是人接受不了的,美学、伦理学上接受不了。而人作为社群动物,很难制造某种绝大多数人都抵制的文化。如果绝大部分人不赞成一种文化,它就成不了文化。肉狗,或是非驯化的养殖动物肉和野味,可能有一天会从人类的文化中消失。Part2关于动保必兆在豆瓣写过一篇《不喜穿衣》,后来有Nudist裸身主义的朋友联系了我,给我科普了一些他们那个圈的知识。我说自己只是听从了自己身体的声音,并不知道有这么个群体,觉得很神奇。他惊讶于我的“无知”,也惊叹我的有识。

必兆

必兆​‍

Q:动保圈好像也分很多“门派”吧,比如有爱狗人士,可能不吃狗肉但吃猪肉;以及还有救助圈和保护圈之分,您怎么评价这些不同的“门派”? A:狗和猪在动物学层面没有本质的不同,都属于驯化动物。在对疼痛的感觉上差异很小。区别之一在于驯化的目的,狗是作为工作和伴侣动物来驯化的,而猪是作为食用动物来驯化的。前者用于狩猎、保卫自身和家畜安全、提供情感寄托…而猪用于食用。重要性是不同的。区别二在于它们给人的感受是不同的,狗被认为是孩子和伴侣,给人以爱和安全感。而参观过猪场的人们可能对猪不会留下什么好感。更不要说一些民族信仰中该动物的形象。相比其他任何动物,狗更能让人感觉到它们是爱自己的。它们确实对得起伴侣动物的伴侣二字,那种依赖感类似于小动物对母亲的感觉。所以,吃狗,在(情感)美学上是让人接受不了的。Q:您提到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比较少,您交朋友的原则是什么?或者说,您会和什么样的人做朋友? A:原则、界限明确的人,保守的人。有自己长期热爱并投入精力的活动。能独处,和自己相处好的人。如果自己没做好自己,也不容易和他人相处好。(c) 本文版权归 holmes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必兆如果真要说,在追求自我平和方面,我受我爹和奶奶的影响。我从他们身上体会到,生活是自己的,无需羡慕或谄媚。在节俭和极简方面,我受我妈的影响。

必兆

必兆

Q:能聊聊您接下来的打算吗? A:先用一年半的时间把书翻译得差不多。再看明年约稿、约书等情况。如果还和今年一样,可能考虑先找份相关的公益或研究工作,也可能去考博。Q:您之前提到没有参加什么动保组织,一直都是一个人奋斗?为什么? A:没加入任何组织,但在大学时深入接触过几十家NGO。每个组织的理念不同,大组织尤其复杂,有的甚至可以说混乱。我在组织中并没有看到太多的科学和客观,而组织内很多人的态度似乎也不是自主选择的,而是有种被组织代表的感觉。而组织间的排挤和竞争让我很不舒服。当时,组织并没有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,反而是组织外的个体,学者和教师,让我感受到了“真”、“正”、坚持和热爱。我一直觉得丰富多样的独立个体会让世界更精彩,像《攻壳机动队》提及的“孤立个体集合体stand alone complex”的概念。必兆我个人有欣赏的组织,但没必要加入人家。我认可小团队做长期项目,但在当前,我认为我自己所坚持的是急需的。国内现在缺的是在符合伦理的大象旅游和科普项目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